党建活动
十八届六中全会学习专栏
学习与实践
先进性教育
祖国在我心中
学术防腐专题
友情链接
研究生院
教务处
党政图书馆(中国共产党思想理论...
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
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
外语系
科技哲学教学研究部
人文素质教学研究部
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研究部
体育教学部
   
今年新中国60岁,我20岁
( 2015-07-26 )

沈明锐

1989年,祖国40岁,我出生了。

我出生在一个小县城中。县城不大,小时候的印象有店铺的繁华地带最多也就一里路。其他的地方都是柏油马路旁边种树。只有在每年逢会的时候,下面十里八乡的人聚集起来,才会显得热闹很多。而整个县城最高的楼是7层,全县也只有那栋楼有电梯,一眼望去大都是带着院子的平房。我就出生于这样一个普通的院落中。家里并不富有,妈妈生我的时候想吃水果,但爸爸的钱只够买萝卜。房子是请瓦匠盖得,院子不大,有一口井,一个养鸡的围栏和一棵葡萄树。

1995年,我6岁,上了小学。

小学离我家很近,我的活动范围也基本限于家附近100米的范围内。小学过得很快乐,天天和一帮小同学打卡片,打弹子,扔沙包。吃的零食都是一毛钱的果丹皮,三毛钱的蟹黄酥。那是过得是一种极为简单的生活,记忆中还帮家里打过酱油:从一个大缸子里通过漏斗将酱油打入瓶中。家里有一台黑白电视机,也收不到几个台,看一次动画片跟过节差不多。我还留有那时的照片,大人和孩子穿着都很朴素,衣服有很多是自己找裁缝做得,我直到现在还留有我姑姑给我织的毛衣。

1997年,小学三年级。

97年时,邓小平去世的时候,学校放了一天假,这在那年给我的影响比香港回归还要深的多。那时家里已经买了彩色电视级,还有一台小霸王学习机。说是学习机,其实就是用来打游戏的,坦克大战、魂斗罗、赤色要塞、古巴士兵等等都是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这段回忆也是短暂的,当我再稍大的时候,爸爸怕我打游戏影响学习,把学习机送给了别人。

1999年,祖国50岁,我10岁,小学五年级。

50年国庆阅兵仪式的盛况已经记不清楚了。现在还记得是那年第一次看到《名侦探柯南》,那时翻译过来还只有101集,看的很入迷,每天下午放学就会冲回家看动画片。99年还有一件留在我记忆中的大事就是女足世界杯中国队获得了亚军,好像是个早晨在点球中落败。如果说98年世界杯决赛的重播是我看的第一场完整的足球比赛的话,那女足世界被决赛就是我看的第一场足球比赛直播。

2000年,世纪之交,初中一年级。

那时还有人为究竟2000年还是2001年是21世纪的开始而争论。世纪之交时,世界各地都在为之庆祝。很少有人能经历三个世纪,只是那时还小,留下的记忆有限,现在想想不免可惜。2000年进入了初中,离家稍微有些距离了,步行去要20分钟。那年开始气温上升的很厉害,小时候大人可以带我在池塘的冰面上行走,而那年的我差点因为去抓落入水中的篮球而踩碎冰面。

2001年,初中二年级。

我们全家搬出了居住了十几年,伴随我整个童年的老房子,住进了居民楼。那栋楼有6层,当时算是县内相当不错的居民楼,地理位置也很好,在县城的中心,对面是新华书店,旁边就是邮局。家里早就装上了有限电视,不像在老房子那里只能有架在屋顶的天线收节目。县城的路宽了不少,板车、驴车都很少见了。搬入新家后没多久,旁边的百货大楼就改成了华运超市。这是我们县的第一个超市。

2003年,高中一年级。

中考结束,我决定去离家40公里的市里去上学。从没离开家超过一个星期的我要做一名住校生。B市是我要去的城市,它在二十世纪90年代时很发达,但在我到那之后已经渐渐在走下坡路。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B市比县城大了不是一倍两倍。城市中都是高楼,高楼中有着各种各样的休闲娱乐场所。同学间的娱乐也有以前的打卡片、打弹子变成了K歌、上网玩游戏。

2004年,祖国55岁,我15岁,高中二年级。

渐渐熟悉适应了住校的生活。宿舍的旁边有超市,经常去里面采购改善伙食。回到家住的县城时意外发现县城也有了自己的公交车,虽然只有两路车,但心头涌起一阵暖意,生活一天天更美好。家中买了电脑,爸爸年近四十依旧在学习新的知识,激励着我。

2005年,高中三年级。

承载者自己和家人的期望,进入紧张的高三。苦中作乐,与朋友共同勉励,共同进步。一段一辈子都难忘的日子。体会到自己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为一个人而活着。现在回想,对高考真的没有一丝的恨意,不仅因为我成功地经历了它,也是因为它让我成长。

2006年,考入科大。

经历了高考的洗礼,来到安徽省的省会合肥。作为没怎么出过安徽省的我来说,合肥绝对算是一个大城市。来合肥之后,合肥每时每刻都在变化,路由窄变宽再由单层变成高架。大学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比高中的大不仅仅体现在占地面积上。来着五湖四海的人带着不同的习俗思想聚集到一起,有冲突也有交融。陌生而新鲜,突然失去压力的不知所措,一年很快就过去。

2007年,大二。

买了自己的电脑,正式成年。合肥继续着它的变化,这种不为人注意的累积的变化。但当我想起97年曾来过合肥,想找当年的照片看时,才发现,10年而已,合肥已经完成了由县城规模向都市的转变。

2008年,大三。

暑假奥运会终于在北京成功举行。很遗憾没有去现场看,但基本是守在电视机前一点不落的看完16天。电视中的北京很大,很漂亮,中国的自愿者们很自信,很热情。我所住的县城也不差,这几年间,高楼迭起,从最基本的房价飞涨也可以看出居民的收入和生活水平都有很大提高。每餐都可以吃肉,每天都可以吃到水果。其他各种娱乐场所凡是城市中有的也差不多都有了,县城多了很多树,干净了很多。

2009年,祖国60岁,我二十岁,大四。暑假中去北京实习,长了见识。也明确了要考研了目标。到了大四,心才沉静下来,应该还不算晚。

祖国60岁,正是大好年华。我20岁,正是大好年华。

(作者为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学生)

文件附件
Copyright@2015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合肥市金寨路96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东区 邮编:230026
欢迎光临!您是第2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