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建活动
十八届六中全会学习专栏
学习与实践
先进性教育
祖国在我心中
学术防腐专题
友情链接
研究生院
教务处
党政图书馆(中国共产党思想理论...
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
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
外语系
科技哲学教学研究部
人文素质教学研究部
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研究部
体育教学部
   
母亲故乡的巨变
( 2015-07-26 )

 

朱丽明

白色的和谐号D5477飞一般地向前驶去,目的地是母亲的故乡。

绿油油的稻田,红顶白墙的小洋楼迅速地向窗后闪去。

母亲端坐在车窗前,岁月打皱了她的面颊,磨白了她的青丝,但此时,她依旧那么神采奕奕,又一次向我描述起她的家乡……

近50年返乡四次

母亲自1963年离开家乡后,共返乡四次,后三次是带着我一起回去的,其中第一次是在我出生后不久。亲戚虽多,但每次回去母亲都会住在被嫁到乡下的姨祖母家——一个普通农民的家,近半个世纪来,母亲亲眼看到了一个普通农家在艰辛的劳动中一天比一天富起来。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给他们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我记事后,每次去姨祖母家,都记得她会跟母亲说起她刚嫁到这里的情形:“那是解放初期,这里很荒凉,没有几户人家,农民生活十分贫苦,住的都是茅草棚……”,但每次说到这里,母亲一定会说:“82年以后就大不同啦,自那次来之后,这几次每次看到这里的村庄都在变,现在这里已经面目皆非了,哪还能见到茅草棚呀,跟我小时候比大不一样了!”。

是啊!先不用说母亲的感慨,就连我也对这里的变化惊叹不已。

我出生在80年,82年是我第一次被母亲抱在怀里来到她的故乡,当时我还并不记事,但这之后,每次和母亲来这里看到的情形都让我记忆犹新,因为每次来看到的变化都让我深深感叹。现在的村庄,茅草棚已经绝迹,黑瓦白墙的新式楼房林立,室内家电俱全,进出都是摩托车,不少人家还有了小汽车和面包车……姨祖母常说:“我们小时候一年也吃不上几餐饱饭,遇上兵荒马乱的还得东躲西藏。看看,现在多享福啊!享共产党的福唻……!”

今年的暑假,我陪着母亲又一次来到姨祖母家,多年不见,姨祖母激动万分。饭后闲谈中,她笑眯眯地对母亲说:“儿子、儿媳很孝顺,三天两头的给我买这买那,说什么要我过得健康快乐。你说这东西吃也吃不完,用也用不掉,现在我们能过上这么好的日子,做梦也要笑出来。”“丫头,还记得吧?”,她问我:“你6岁那年来姨祖母家,我们住在土房子里,什么好吃的也没有,姨爷爷给你蒸了碗鸡蛋,你小舅还跟你抢,现在不一样了,你舅舅他们家鸡鸭鱼肉都不吃了,说什么太腻,还是青菜、菱角菜好吃!你要给他吃顿野菜,他能咧着嘴笑……还有,你大舅家的小洋楼盖得多好呀!他现在还有一辆货车,小舅到城里买了房子,在城里开了家浴室,条件好啊!这日子以前我们想都不敢想啊!……”话音未落,围墙外面的汽车喇叭响了,原来是小舅知道我们来了接我们去他家坐坐,看到这一幕,我不禁回忆起6岁那年我来到这里的情形。

记忆中母亲的家乡

那是1987年暑期的一天,母亲带着我坐完火车坐轮船、坐完轮船又坐汽车,渡船过江、翻山越岭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到了姨祖母家,虽说一路上车船拥挤、颠簸劳累,但作为一个孩子,心里还是充满了好奇和期待,一路上不停地向母亲问这问那,记得母亲当时感叹地跟我说了许多她童年时的小村庄,以及再次返乡时看到的变化。

母亲儿时,常常会步行几十里到姨祖母家这边的山上打柴,因为打柴人多,母亲家附近山上的树和茅草几乎已经被砍光,不得不远行到几里外甚至几十里外人烟稀少的山里扒柴,那时就会在姨奶奶家歇歇脚,当时没有马路,只有羊肠小道,河上也没有桥,只有木头担的晃晃悠悠的木板,姨祖母家当时住的还是茅草屋,四周都是坟地,母亲记忆里儿时的姨祖母家没有什么家设,唯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家里正对门墙上贴着的大大的彩色毛主席像,姨祖母会常跟母亲说:“毛主席来了,我们才分到了田和地,要不然哪有饭吃哟!”。

母亲在9岁时离开家乡,10年后第一次重返故乡,那时交通非常不便,住宿也很困难,之后到82年我出生后才又回去了一次,常常说到这,母亲的脸上总会些许闪过一丝惊喜和感叹的表情:“那时你还小不懂事,不过比起妈妈小时候那里已经开始变化了,茅草屋少了,部分农民住上了砖墙屋,也修了一条不太宽的土马路,但那时生活条件还并不好,姨祖母家里还是泥地板,当时你还嫌地下脏一直赖在我怀里不肯下地呢。”

母亲每次说到这,我都嗤嗤笑出声来,因为在我印象中很难想象屋里的地是泥土的,况且在我6岁时来到姨祖母家,我看到的情形和母亲的描述也并不太一致,因为那时已经有一条不太宽但还平展的柏油马路修到了村口,姨奶奶家陈设虽然很简单,但房间里一台崭新的缝纫机和一台收音机让我印象深刻,家里也是干干净净的水泥地,只是,记得当时姨祖母很犯愁没有好吃的东西招待我这位小客人,姨爷爷只好给我蒸了碗鸡蛋,对我一个城里的孩子可能这不算什么,所以当时让我纳闷的是,姨祖母的小儿子、比我大不了多少的我的小舅和我抢这碗专门招待我的蒸鸡蛋,结果被姨爷爷狠揍了一顿。

半个世纪巨变

今年暑假,我陪着母亲又一次来到了姨祖母家。一路上都是笔直的高速公路,村里也都是宽阔的水泥马路,村村通路到户,村间公路两旁是郁郁葱葱的垂柳,村与村之间还通了公交车,每个村口都有一个供村民休息等车的长亭,村里小洋楼一幢又一幢,清一色黑顶白墙,铝合金门窗,落地大玻璃……令人看的傻了眼。妈妈以为走错了地方,也找不着以前姨祖母家了,一路上问了几次路才最终找到。姨祖母对母亲说:“你们20多年没有到这里来了,是弄不清楚了,现在我们这里5年一小变,10年一大变,家家户户都在变。40年前这里全是茅草棚,50多户人家当中住瓦房的只有一两家,现在全村有200多户人家,住的都是政府统一规划的瓦房、楼房,有几户还造了别墅,听说花了几十万呢!像我们家这样只算中等水平,至于彩电冰箱什么的村里人早就不稀罕了,现在有了家电三下乡政策,儿子那边空调、电脑、汽车都有了。我们现也有了保障,村里给我们办了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了,以后也可以像你们城里人那样拿养老金了。”

看母亲和姨祖母在闲聊,我便走出房门四处转了一下。姨奶奶家是一个四开间二层楼大院,外面是水泥围墙大铁门,厨房里贴着雪白的瓷砖,除了农民用的锅灶和烟囱和城里不同外,其他城市家庭厨房里应有的陈设这里也几乎都有了,在院子的西边还有两个车库,里面停放着一辆小货车和一辆摩托车,小货车上堆满了从山上拉回来的中草药。正在这时,小舅把他的别克也开了过来准备停在车库,小舅笑眯眯和我开玩笑:“还记得你上次来,舅舅跟你抢蒸蛋吃吗?”

提起往事我们都笑了,尤其是小舅,笑声显得格外自信,短短二十多年的时间,从一个连鸡蛋都吃不上的穷小子,变成了时髦的有车一族,他的确有资格发出这爽朗的笑声。而母亲家乡的变化,也正是60年来我国农村巨变的缩影。

离开这个小村庄,我和母亲登上返程的D3002号动车,列车缓缓启动,窗外的景色依旧那么美好,心中的感慨仍然难以平定,不一会疾驰的列车已经驶向远方,回首划过的山河村落,眺望远远的天边,我期待并坚信下一站的景色将更加美丽!

(作者为马克思主义理论部研究生)

文件附件
Copyright@2015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合肥市金寨路96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东区 邮编:230026
欢迎光临!您是第2位访问者!